您當前的位置> 大連新聞>社會

斑海豹,如何讓我更愛你

2021-04-22
00:12
大連日報
0
 

    \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智曼卿 \

    “斑海豹是唯一能在中國海域進行繁殖的鰭足類海洋哺乳動物,渤海遼東灣結冰區是世界上斑海豹8個繁殖區中最南端的一個。”專門從事斑海豹研究與救助科研工作的省農業科學院所屬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田甲申告訴記者,由於斑海豹在保護生物多樣性等方面的重要意義,近年來,遼東灣斑海豹的保護不僅得到遼東灣沿岸地區的關注,更引起國家各級黨委政府、相關部門,國內外海洋生態領域專家學者和公益組織的廣泛關注。

    “遼東灣”是中國渤海三大海灣之一,從河北省大清河口到遼東半島南端老鐵山角以北的海域。因此,遼東灣斑海豹是大自然賜予大連的珍貴“禮物”。斑海豹因其可愛的外表及特殊的棲息與洄游海域,在第十二屆全國運動會上當選為吉祥物(寧寧),得到了許多人的喜愛。斑海豹“寧寧”的誕生正是希望喚起人們對海洋環境與珍稀物種的關注與保護意識,進而共築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美好家園。

    有人一直在“偷窺”

    遼東灣斑海豹

    “每年冬季,我們團隊都會有計劃地乘坐破冰船在遼東灣北部的海冰區域,在不打擾斑海豹正常繁殖、育幼的情況下,近距離觀察斑海豹的活動。常常在海上一漂就是一週以上……”田甲申介紹。

    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了斑海豹保護和研究工作,多年來科研人員通過船舶、飛機、無人機和衞星標記等多種技術,查明瞭中國海域斑海豹種羣資源、分佈、遷徙等特徵,將斑海豹棲息地劃分為重要和次級分佈區,為實施保護措施區域化、差異化管理提供了支撐。科研人員目前獲得了中國海域斑海豹時空分佈規律,發現斑海豹冬季進入遼東灣北部冰區繁殖,3月至5月在上岸點周邊棲息,5月後大多遷徙離開;界定了遼東灣斑海豹繁殖期為1月至2月;由於繁殖區與海冰緊密相關,科研人員可根據歷年冰情對繁殖區進行動態界定。

    科研人員還在放歸大海的斑海豹身上粘貼了衞星標記,跟蹤記錄斑海豹洄游路線,獲得了斑海豹遷徙路徑和人工繁殖斑海豹野外跟蹤資料。田甲申介紹,結果顯示,遼東灣斑海豹主要經大連老鐵山水道和山東坨嘰水道進出渤海,活動範圍遍及渤海和黃海北部的廣闊海域,5月遷徙離開渤海後一些個體進入朝鮮半島東海岸,最遠達俄羅斯海域。

    “斑海豹的分佈和洄游涉及中國、韓國和俄羅斯3個國家,在未來工作中,我們計劃在斑海豹基礎研究、種羣恢復技術、棲息地保護等方面與韓國、俄羅斯等國的有關研究和保護機構進行交流,開展更有針對性的斑海豹保護工作。”田甲申表示。

    遼東灣斑海豹

    有自己獨特的遺傳基因

    田甲申介紹,斑海豹主要分佈於北太平洋的北部和西部海域及其沿岸和島嶼,包括黃海、楚科奇海、白令海、鄂霍茨克海、日本海和朝鮮海峽等海區。據統計,世界範圍內野生斑海豹數量約為45萬頭,其中,我國海域斑海豹的歷史最高紀錄為8000頭左右。斑海豹在我國主要分佈於渤海和黃海海域,偶見於東海和南海,是渤海和黃海海洋生態系統的旗艦物種。

    “這意味着斑海豹是反映渤海生態系統穩定性的風向標物種之一,渤海海域的斑海豹幾乎沒有天敵,位於區域食物鏈頂端。”田甲申説。

    田甲申介紹,遺傳學和生態學研究顯示,遼東灣繁殖區的斑海豹與世界其他繁殖區的斑海豹缺乏遺傳基因交流,並存在生殖隔離,屬於世界範圍內斑海豹獨立進化的一個分支,有自己獨特的遺傳基因,在保護上具有重要意義。

    事實上,大連海域的重點保護水生野生動物不僅僅有斑海豹,還有東亞江豚和小鬚鯨等水生野生動物。大連位於遼東半島最南端,西臨渤海,東臨黃海,南臨渤海海峽是渤海與黃海的天然分界線,是許多經濟魚、蝦類的棲息場所,為食物鏈頂端的水生野生動物提供了很好的生存環境。小鬚鯨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東亞江豚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斑海豹、東亞江豚和小鬚鯨在渤海和黃海海域處於食物鏈的頂端,對整個生態系統的穩定和生物多樣性具有重要的作用。

    種羣一度遭到破壞

    目前數量比較穩定

    斑海豹種羣資源一度遭到破壞。田甲申介紹,從上世紀80年代起,我國海域的斑海豹數量一直處在比較低的水平,最低時約為1200頭。2006年和2007年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對遼東灣斑海豹種羣數量開展了大範圍的調查,調查結果約為2000頭。

    “通過上岸點海豹數量變化可以反映種羣總體趨勢。”田甲申介紹,近年來在大規模種羣調查無法經常開展時,科研人員用此方法評估斑海豹種羣規模。斑海豹每年11月左右從黃海進入渤海,在“上岸點”棲息。斑海豹在渤海的主要上岸點有4個,其中大連海域有兩個,分別是虎平島和螞蟻島;另兩個是山東廟島羣島和盤錦遼河口。評估顯示,目前我國斑海豹種羣總體趨於穩定,應有2000餘頭。

    “隨着國家對斑海豹保護力度的重視和加強,目前斑海豹種羣數量保持在比較穩定的水平。”田甲申説。

    人工繁育斑海豹

    能適應野外生存嗎?

    近年來,我市具備《水生野生動物經營利用許可證》和《水生野生動物人工繁育許可證》的相關單位,開展了斑海豹的人工繁育、野外生存訓馴化、放歸大海的探索。

    “開展人工繁育斑海豹個體放歸野外,可以對斑海豹野外種羣數量的恢復起到促進作用。通過近年來的研究,經野化訓練後的斑海豹完全能夠適應野外生活,能夠很好地融入到種羣中去。”田甲申介紹。

    2019年,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承擔了5頭豢養多年的非法養殖斑海豹個體的救助工作,經3個月左右的野化訓練,於2019年12月12日在大連黃海海域放歸入海。翌年8月,一頭標記衞星信標的斑海豹在大連虎平島斑海豹上岸點海域被科研人員發現,另一頭標記衞星信標的斑海豹於4月在盤錦遼河口斑海豹上岸點被科研人員發現。田甲申介紹這兩頭斑海豹的發現,可以充分證明,經野化訓練後的斑海豹迴歸大海後,能夠完全適應野外生活,可以找到野外種羣,並且融入種羣。

    人工繁育

    並不能代替野生種羣保護

    不過,田甲申介紹,人工繁育斑海豹受館養斑海豹種羣數量規模、雌雄比例、館養條件、繁殖條件等一系列條件制約。在國內水族館或動物園,並不是所有館養斑海豹的場所都具備斑海豹人工繁育的條件和能力。

    “推動斑海豹遷地保護,構建斑海豹人工繁育羣體,探索野生種羣恢復是斑海豹保護行動計劃中的任務之一。”田甲申強調。

    遷地保護是指將瀕危野生動植物種類轉移到人工環境中(水族館、野生動物園等)或遷移到另一適宜環境下進行保護。田甲申介紹,儘管人們普遍認為對物種棲息地進行的保護是保護瀕危物種及維持生物多樣性的最有效途徑,然而,當物種生境大面積破碎、各隔離小種羣無法自然維持其長期續存時,實施遷地保護是必要的。

    “遷地保護是自然保護的一部分。對瀕危動物進行遷地保護的最終目的是為了重建或復壯野生自然種羣,而不是為了用人工種羣取代野生種羣,它是對就地保護方式的一種補充。”田甲申説。

    保護斑海豹的

    三個基本原則

    目前,大連市形成了政府主管部門、行政執法單位、保護區、科研單位、行業企業、公益團體和市民共同參與斑海豹保護的良好局面。田甲申認為,遼東灣斑海豹就地保護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大連市農業農村局每年組織市海洋與漁業綜合行政執法隊制定《冬季斑海豹海陸巡查執法實施計劃》。根據計劃,2020年12月至2021年4月,市縣兩級漁業執法部門通過集中宣傳、海陸聯合巡查以及海上監測巡航等方式,深入開展斑海豹巡查執法工作。在海上以斑海豹保護區核心區海域為巡航重點,涵蓋螞蟻島、蛇島、豬島、虎平島等區域。在陸域以渤海灣海域岸線為重點,強化岸線巡查,全力做到不留盲點,全面做好冬季斑海豹保護的巡查、救治救助、宣傳等工作。

    市海洋與漁業綜合行政執法隊漁業執法大隊負責人劉香勇表示:陸地巡查組對重點地區、重點漁港和自然港灣的重點人員、重點船隻進行巡查、排查,收集信息,發現可疑線索將一查到底。嚴格落實斑海豹保護巡查“日報告”制度,通過加強執法行動為斑海豹護航。

    海上執法人員通過船上雷達掃描、望遠鏡瞭望以及現場登臨海面可疑船隻等方式,對海上盜捕盜獵斑海豹行為進行執法保護。

    田甲申認為,保護斑海豹有三個基本原則:

    堅持就地保護為主。強化對斑海豹繁殖地和上岸點等重要棲息地的保護和管理。對一些尚未建成各類保護區域,又屬於斑海豹繁殖區等重要棲息地的水域,應該通過設立特別保護區和保護期的方式進行有效管控。通過對野外斑海豹種羣的就地保護,努力將人類活動對斑海豹種羣和棲息地的干擾和不利影響降至最低。提高現有斑海豹保護區的管護能力,保持和改善現有保護區的良好生態功能。

    堅持科學管理。以科學技術為引領,通過新技術、新方法、新工藝的使用,獲得野外斑海豹種羣的資源狀況、分佈規律、棲息地選擇等保護管理工作需要的基礎數據。通過完善斑海豹專業救助體系,開展豢養斑海豹身份標識和譜系構建、推進人工繁殖技術優化等技術措施和保護行動,制定相應的行業標準、技術規程和管控指標,達到對野外斑海豹種羣保護和豢養斑海豹羣體管理的協同一致。目前通過政府主管部門支持,科研單位和行業企業的不斷努力,斑海豹在人工救助和人工繁育方面已經取得了突破。2021年4月16日放歸的5頭人工繁育個體的成功已經印證了在斑海豹繁育和放歸方面取得的成績。

    堅持社會共同參與。加強斑海豹保護區管理機構和有關省相關漁業主管部門的溝通協作;支持科研單位開展野外斑海豹種羣的各類調查研究;鼓勵有資質的機構開展斑海豹人工繁育和野化訓練等工作;進一步加強斑海豹保護宣傳教育,引導社會團體和廣大羣眾積極參與,形成全社會共同參與保護的氛圍和機制。

    “通過多年的努力,在各級黨委、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在農業農村局的主管下,大連以及遼寧沿海各市,已基本形成了斑海豹保護的良好氛圍,市民保護斑海豹的意識逐漸增強。遼寧省海洋水產科學研究院每年救助的斑海豹發現來源大多數是通過市民的熱心電話獲得,大連市縣兩級漁業行政執法單位相關執法人員也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進行了妥善處置。而且,在整個斑海豹幼崽救助過程中直至放歸入海,全程都受到了廣大市民和各大媒體的積極關注,產生了較大的社會關注度和社會效益。”田甲申表示。

    [新聞多一點]

    斑海豹“榮升”

    國家一級重點保護

    野生動物

    意味着什麼?

    /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智曼卿 /

    今年新調整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將斑海豹上升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遼寧省海洋法學研究會會長、大連海洋大學海洋法律與人文學院院長裴兆斌教授表示,對於《刑法》《野生動物保護法》而言,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和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法律地位是相同的,但其處罰量刑、管理措施、行政程序等有明顯差異。

    在定罪量刑上,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的相關量刑要遠比二級保護動物嚴重。例如:《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規定:“非法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其次,在審批程序上,買賣、利用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及其製品,只需向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申請即可。而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的買賣、利用則必須向國務院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申請。

    裴兆斌認為,斑海豹由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晉升為“國家一級”進一步強化了斑海豹的保護,對於斑海豹自然保護區的建設和管理具有積極的推動作用。斑海豹法律保護上的“升級”,是農業農村部門貫徹落實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新發展理念的具體行動,是保護生物多樣性、築牢生態安全屏障、確保各類自然生態系統安全穩定、改善生態環境質量的有效舉措,對於斑海豹依法保護、斑海豹自然保護區依法治理具有極其重要的法律意義。

    [新聞背景]

    今年新調整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將斑海豹上升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近日,大連市進行了2021年首次斑海豹放歸大海活動,其中5只是由我市有馴養繁殖資質的企業人工繁育的,3只是近年來我市救助的。4月18日,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張國清來到大連斑海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圍繞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着力解決生態環境突出問題進行調研。張國清指出,要進一步加大保護力度,加強海上執法檢查,廣泛發動羣眾參與,共同抓好自然保護區建設,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場景。

    1.海洋漁業綜合行政執法人員在碼頭宣傳斑海豹保護。受訪單位提供

    2.4月16日,在市農業農村局、市海洋與漁業綜合行政執法隊執法人員的全程監督下,近年被救助及我市相關單位自繁自育的8只斑海豹佩戴着衞星標記設備被順利放歸大海。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智曼卿 攝

    3.上週,大連市今年首批斑海豹放歸大海,斑海豹入海後都會回望或向漁政船游回,彷彿對人類依依不捨。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智曼卿攝

    4.斑海豹是大自然賜予大連的“禮物”,它渴望人類的庇護。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智曼卿攝

    5.省海科院科研人員救助斑海豹幼崽,給它餵食。受訪單位提供

    6.3月3日,大連市海洋與漁業綜合行政執法隊與大連斑海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等相關部門聯合在瓦房店市太平灣港區海域岸邊再次成功救助1只國家一級水生野生保護動物斑海豹雌性幼崽。受訪單位提供